浙江大学举办金庸先生追思会

发布:2018-11-21 15:48:50    来源:校友总会    作者:浙大新闻办    点击:838

乾坤浩浩、人间匆匆,斯人已去、无限思念。11月20日下午,浙江大学举办金庸先生追思会,共同缅怀中国武侠小说泰斗、新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首任院长金庸先生。

全体人员向金庸先生遗像三鞠躬并默哀,寄托浙大师生的深切哀思。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副校长罗卫东、校发展委员会副主席庞学铨以及相关院系的老师们,共同追忆金庸先生的嘉言懿行,感念他为浙大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为浙大人文学科的发展殚精竭虑

“大师兄”是金庸先生最喜欢听到的称呼,他在很多场合把浙大的学生亲切地称为“小师弟、小师妹”。金庸先生曾言,他的一生最喜欢的就是和青年学生打交道,每次来到浙大,金庸先生都会拨冗和学生见面,或开讲座、或座谈,与学生谈文学、谈历史、谈人生,谆谆教诲犹如春风化雨,沁人心脾。

1998年新浙江大学成立后,金庸先生出任人文学院首任院长,此事被誉为“文坛大师与名校学府的天作之合”。2007年,金庸先生受聘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名誉院长。在此之前,也是结缘已久,且情谊深厚。1994年和1995年,他受聘原杭州大学和浙江大学名誉教授。

吴朝晖表示,金庸先生的一生,传递着一个时代的情怀。金庸先生的人格魅力宛存,学术造诣深厚,功绩成就卓越。他表示,最值每一个浙大人铭记的是,金庸先生担任人文学院院长期间,对浙大人文学科的发展倾注了极大的心力,他以自己丰富的社会资源和巨大的影响力,在学院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声誉提升等方面发挥了独特而无可替代的作用。他表示,浙江大学将着力打造开源的思想文化高地,推动古今汇通、东西互动、中外相知、文理交融,以一流的文科建设告慰金庸先生对浙大的期许。

罗卫东表示,追思会之后,更要传承好金庸先生留给学校的宝贵精神遗产,并发扬光大。金庸时代虽然结束了,但是关于这个时代的研究才刚刚开始,要进一步梳理、总结,把金庸先生的思想转化为学术研究、人才培养的实际行动,这也是对他最好的纪念,是致敬他最好的实际行动。

“金庸先生给我们留下的遗产是无形的,他书中所弘扬的人文主义的精神最为重要。”校文科资深教授徐岱说,人文学科除了知识以外,还教会人一种品德,一种伦理的智慧、道德的德性,这就要求从事人文教育的老师要有人文精神,金庸先生的作品是最好的教材。《浙江学刊》主编卢敦基也提到,如何挖掘金庸先生伟大之处,是一个不错的研究课题。

与金庸先生共事六年的张梦新教授在书面发言中说,金庸先生始终坚决执行将浙江大学建设成一所世界一流的综合性、研究型、创新型的大学的奋斗目标,“金庸先生为浙大人文学科建设和发展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将永远留在浙大师生的记忆中,并激励我们在创建‘双一流’建设的征程中奋勇前行。”当天时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常务副院长廖可斌也捎来追思书信。

“金庸先生是一面镜子,后来的每一任院长包括我自己,都会面对着金庸先生,扪心自问,我们为这个学院做了什么?”人文学院院长楼含松不无感慨,“作为新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的首任院长,金庸先生就是学院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留给时代最好的礼物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是金庸先生留给时代最好的礼物,他赋予每一部武侠以生命,在这个世界上创造了传奇。

人文学院吴秀明教授借用美国学者卡林内斯库一本非常有名的书《现代性的五幅面孔》来回忆金庸先生。他觉得金庸先生也有五幅面孔,实际上是五个身份——文化名人、政治活动家、新闻工作者、武侠小说家、浙大人文学院院长,其中武侠小说家是一个绕不开的身份。

“金庸武侠小说给我们创造了很多人物形象,其中相当一部分人物形象已经成为经典,比如说郭靖、令狐冲、韦小宝等等已经家喻户晓,应该向金庸致以崇高的敬意。”吴秀明说,“武侠小说的根本要义是要有英雄,在这个方面,金庸先生的作品对今天仍很有启迪。”

人文学院王云路教授说,如果没有深厚的传统人文的功底,金庸先生不可能对社会问题那么关注,参与度那么高,更不能写出那么多能够流传千古的武侠小说。“我们中国传统的仁义礼智信里面首先讲到的是仁,他的仁爱精神和他的侠肝义胆都能在小说塑造的人物中体现出来。”

传媒学院何春晖副教授在一篇长文中写下金庸的侠骨柔情和他的谦谦君子。“湖之上,侠行天下,您的情您的爱您的侠已然融入了我们的血液,这必将成为华人世界最为宝贵的精神遗产,生生不息,恒久弥香。”何春晖说,金庸先生总是让人如沐春风,温暖无比,像学长如慈父更是兄长。

谈起对金庸小说的热爱,学校发展联络办副主任顾玉林回忆了读书时期在电线杆下读书的故事。无独有偶,人文学院姚晓雷教授对金庸先生第一印象是当年两毛钱租一份的金庸小说。姚晓雷说,金庸先生的作品对所有的芸芸众生都能够持一种理解和包容。“好的文学就是表达对人生、对人性、对社会理解的深度和广度,金庸先生的作品做到了。”

“金庸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一面精神旗帜。他笔下英雄人物身上的侠、义、情,不仅是新派武侠小说的扛鼎之作,同时也是凝聚海内外华人的国族认同和文化认同的重要思想纽带。”人文学院金进研究员说。

盛晓明教授则是在上课间隙来到追思会现场。他感受最深的是金庸先生的烂漫童真。金庸先生喜欢下围棋,曾经和盛晓明切磋过。下棋之前,金庸询问盛晓明的段位,他谦虚地说自己是业余一段。金庸笑着说,他之前和别人下棋,被人封了“六段”。但结果,金庸输了。盛晓明记得当时金庸的表现,就像一个小孩,输了比赛后,露出尴尬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掩饰,特别纯真。”

教育后人不要追求一时的功利

在受聘为浙江大学名誉教授后,金庸先生曾激动地说:“我在上中学时就向往能进浙大念书,但愿望没有实现。一九四九年,我在《东南日报》当记者,浙大校长竺可桢对我说,一个人求学问不一定要有学位,在哪里都可以做学问,做学问是为了服务大众,你当记者就是为大众服务。这可以说是浙大给我的教诲。”

“老先生知识广博,包括对历史的了解非常精湛,特别是元明时期和清代,这点从他的小说当中可以看到,从他的谈吐当中也能看到他对文学、历史、哲学、思想的造诣。”庞学铨说,“在以后的了解过程中我越来越感到金庸先生值得尊敬,越来越感到他是符合他自己名声的一位先生。”

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邵培仁教授曾在校内举办过一个特稿中心培训班,邀请有名的媒体记者来给同学们上课。邵培仁回忆说:“我请先生为培训中心题词,他说这个特稿不仅是特稿而已,必须要有中心思想,必须有自由主义思想,独立之见,否则不能成为特稿,大约是这个意思。”在师资如何配备上,金庸先生也给了很多建议,“他告诉我开拓思路请不同专家,特稿中心应该培养全面型、复合型的人才。”

“他能用法语读小说,我们聊很多法国的问题,他给我的信全部用法语写的。”人文学院教授沈坚至今对金庸先生对法国史深厚的领悟感到颇为意外。他说:“有一次招生题目他自己出的,一个是中文的,一个是历史的,两个题目都出得非常有水平。金庸先生知识广博,通过这样的接触我深有体会,他确实是一位大家。”

人文学部主任黄华新教授从三张照片讲起他与金庸先生的故事。“这一张照片记录下的是金庸先生受聘人文学院名誉院长,我搀扶他走楼梯的照片。他当时就跟我说做学问要有兴趣导向,也要有问题意识,不要追求一时的功利。”他说。

金庸先生的离世,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哀悼,特别是浙大师生校友充满了无限哀痛和强烈不舍,大家无比怀念这位敬爱的“大师兄”。

念去去,纵有千般不舍,大侠持剑去,江湖空悠悠。


评论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