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暾:一个浙大学子的十年与十秒

发布:2018-07-25 15:16:20  作者:四川校友会

  王暾,一个浙大学子。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值国难当头,他满怀家国情怀,毅然回国投入“地震预警”。
  这十年,王暾秉承浙大“求是创新”,让中国地震预警技术跃上世界顶峰;以天下为己任,筹建覆盖中国的大陆地震预警网,填补中国地震预警服务空白,提前极其珍贵的“十秒”预警,为百姓在地震时留住生的希望。
  
  一个浙大学子的十年与十秒
  
  2017年8月8日21时19分,九寨沟县发生7级地震,王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成功预警。
  一段网络视频显示:汶川县电视台在晃动前提前发出地震预警,正在播放的电视节目被中断,变成一段蓝底白字的地震预警画面,显示内容为“地震预警信息四川九寨沟正发生地震,汶川将有震感,请做好避险准备,地震横波还有43秒到达”,并伴随着43、41……语音倒计时读秒警报声。
  成都手机地震预警用户,天府软件园D区办公园区等地震预警警报同步响起。天府软件园电梯紧急自动平层,人员疏散。
  王暾的ICL地震预警技术系统成为预警九寨沟地震的“功臣”,举国关注,迅速成为各大媒体的报道的头条,中央电视台《新闻周刊》用19分钟深度报道。
  对于王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来说,这只是第38次预警破坏性地震而已。
  
  国难当头,家国情怀,王暾毅然回国投入“地震预警”
  
  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时,拥有中美两国双博士学位的王暾,正在奥地利科学院从事理论物理博士后工作。汶川灾区的惨烈的画面深深地刺痛着这位游子的心。迅速增加的遇难同胞的数字让他坐立不安。
  国难当头,王暾想起就读浙大时,老师含着热泪讲到的浙大人西迁时的家国情怀。作为浙大学子,学有所成不就是为国分忧吗?
  当他搜索到多震的日本靠的就是“地震预警”。而中国还是空白,于是立即决定回国,研发地震预警,跑过地震波。
  地震预警就是要打“时间差”。在震中发生地震时,利用电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在破坏性地震波到达之前,为预警目标提供几秒到几十秒的预警时间。收到预警警报后,民众可以及时避险以减少伤亡;危化企业、燃气、电力、高铁、地铁、核电站等重大工程自动紧急处置可减少经济损失和次生灾害。
  理论研究表明,当地震预警时间为3秒时,可减少14%的人员伤亡;地震预警时间为10秒时,可减少39%的人员伤亡;地震预警时间为20秒时,可减少63%的人员伤亡。
  如果汶川地震时中国有地震预警,将可能减少2-3万人的死亡,2-3万个家庭将避免生死离别。
  2008年6月,王暾怀揣个人多年积蓄和老师、同学的爱心筹措共300万元人民币回国祖国,回到成都。他创办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组建了一支研发队伍。后又牵头成立了由四川省政府授牌的地震预警四川省重点实验室,整合川内外多方力量,专注于地震预警技术研发、成果转化及应用推广。
  
  艰苦奋斗,中国地震预警跃上世界顶峰
  
  从零起步,注定坎坷崎岖。不到1年时间,300万就“烧”光了,资金链断裂。公司连续几个月发不出工资,账户上只剩下1块4毛钱,连买一碗盒饭的钱都不够。此时,人才开始流失,地震预警技术研发工作又瓶颈初现
  接踵而至的还有因创新受到行业内大量的质疑:一个学物理的能搞出地震预警?我国还没有应用MEMS传感器监测地震的先例,MEMS传感器用于地震预警能行吗? 地震监测仪器历来都是安装在地面的水泥墩上,你把地震监测仪器安装在墙上能获得有效的数据吗?我们都是给地震监测仪器建造一间专门的观测房,而你安装在人员嘈杂的办公室,背景噪声你能过滤吗?一个小小的民营研究机构能搞出来吗?
  缺钱、缺人,又饱受质疑,减灾所面临重重困难。然而,浙大人在西迁的颠沛流离中,依然坚守求是创新精神,浙大先辈“冒百死以求真知”精神再次激励着王暾。
  “啃”下百本地震学书籍,经过上千次测试,2011年4月25日汶川发生2.7级地震,地震预警试验系统首次被实际地震触发,标志着中国地震预警实现“零”的突破。
  2012年9月,“ICL地震预警技术系统”通过了四川省科技厅组织的科技成果鉴定。这是国内唯一通过省部级科技成果鉴定的地震预警技术系统,也是迄今国内唯一经过7级强震检验的地震预警技术系统。
  经过多年的优化与完善,王暾的地震预警技术系统响应时间、盲区半径等核心技术指标世界领先,ICL地震预警技术成为世界领先的地震预警成果。
  
  天下为己任,筹建大陆地震预警网为百姓谋福祉
  
  2012年,ICL地震预警技术成果转化年入千万,加上国家各级政府部门几百万的科研、人才等资金,让王暾和他的团队突然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然而,此时,中国的地震预警网仅有几万平方公里,而我国多震区的面积约250万平方公里。近7亿百姓还得不到地震预警的保障。以天下为己任。王暾决定:将成果转化和国家资助的全部资金建设大陆地震预警网。
  2013年4月,大陆地震预警网达到40万平方公里,超过日本预警网,成为世界最大的地震预警网;2013年12月,达到100万平方千米;2014年10月,达到200万平方公里;2015年3月,大陆地震预警网,已延伸至31个省(市、区),覆盖面积220万平方公里,覆盖我国地震区人口90%(6.6亿人)的全球最大的大陆地震预警网。这使我国成为了世界上继墨西哥、日本之后,第三个具有地震预警能力的国家。
  2013年2月19日,云南巧家4.9级地震被预警,实现了我国首次成功预警破坏性地震。中国对破坏性地震预警实现“零”的突破。
  2013年4月20日,雅安芦山7.0级强震被预警,实现了我国首次预警7.0级强震。迄今已公开预警了预警网内芦山7级地震、鲁甸6.5级地震、九寨沟7级地震等40次破坏性地震。
  预警信息均通过手机、广播、电视、微博和专用接收终端等同步发出,为公众和重大工程提供服务。从2011年9月起,主要服务于民众、学校、社区、办公楼、化工、地铁、高铁、国防、国家预警信息发布中心、国家减灾中心及国家重大工程(核电站、核反应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等领域。
  2010年起,在地震预警领域,我们前进的每一步,都是中国前进的每一步。自2013年以来,减灾所地震预警前进的一些步,也是世界地震预警前进的一些步。
  对此,王暾说:“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浙大求是创新的精神浇灌,离不开“海纳江河、启真厚德”精神的鼓励,更离不开党的创业史激励、引导,离不开党和政府的政策呵护。”
  2018年,王暾已成为四川省人大代表。他深知责任更加重大。目前,我国地震预警技术世界领先,预警网已覆盖地震区90%的区域,多领域已开展了应用示范并已安全服务6年以上。最大的问题在于预警信息到达用户的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
  “希望通过全社会共同努力,打通地震预警应用最后一公里,即在所有学校,地震区的村(社区)、办公场所等人员密集场所建设地震预警信息接收终端,化工、高铁、核电站等重大工程建设地震预警紧急控制系统,广播、电视等媒体及时发布预警信息,让在地震发生时,预警信息能及时传到需要的每个人,每所学校,每个工程,减少地震造成的伤害。这就是我的愿望。”王暾说。
  王暾表示,将继续与团队秉承“求是创新”精神,继续在灾害预警领域开拓创新,为国家、为世界有更安全的环境而努力。